苏州思霖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QQ交谈

美媒宣布拜登当选 错判咋办?

2020-11-09 14:17:22 访问量:


媒体宣布结果后,各州选票还有可能存在争议。真正的“官宣”还得等到明年1月6日,由国会正式宣布。

文4025字,阅读约需8分钟

新京报记者 谢莲 见习记者 栾若曦 编辑 白爽 校对 李铭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联社、福克斯新闻、《纽约时报》、CNN、NBC等多家美媒宣布,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已获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赢得了2020年总统选举。之后,媒体都称呼拜登为“当选总统”(President-elect),拜登也将自己的推特认证改为“当选总统”。

此外,全球多国领导人发布声明,祝贺拜登和他的副总统搭档哈里斯赢得大选。拜登随后在特拉华州发表了全国讲话,称美国人民给了他“彻底的、令人信服的胜利”。

▲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与妻子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的讲话舞台上拥抱。美联社截图

然而,现任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却发表声明拒绝承认这一结果,称“总统是由合法选票决定,而不是新闻媒体”。

事实上,截至北京时间11月8日,美国许多州仍在计票中,一些关键摇摆州的计票率仅为90%左右。为何媒体机构能够提前预判大选结果?媒体机构又是如何做出判定的?他们的宣告算不算是“官宣”?

━━━━━

媒体如何判定结果?

实际上,美国大选是由各州自行计票统计数据的,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机构汇总选举结果。正是因为考虑到民众对于大选信息的密切关注,所以大多数媒体机构都会实时收集各州计票数据,在各自网站上跟进直播计票情况,并根据数据预测结果,做出各州归属判定。

当地时间11月7日,当主流媒体纷纷判定拜登当选总统时,各大媒体判定拜登获得的选举人票数却存在很大不同。福克斯新闻称,拜登获得290张选举人票;《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则称,拜登获得了279票。各家媒体的数据为何存在出入?各家媒体又是如何判断各州“变蓝”还是“变红”的呢?

▲福克斯新闻判定的选票结果。福克斯网站截图

▲《纽约时报》判定的选票结果。《纽约时报》网站截图

其实在每一年的大选中,各大媒体机构给出的统计票数均有所出入。这是因为美国各家媒体拥有不同的数据库,媒体先从各州投票站调查收集实时投票数、投票总数、投票后民调等数据,再采用不同的模型对尚未计算的选票进行预测。从预测中推断出落后的候选人可否通过尚未计算的选票赢得多数票。一旦判断出落后的候选人无力回天,即便该州计票仍未结束,媒体也会立刻预判该州归属。

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全国广播公司(NBC)、美国广播公司(ABC)、美国商业无线电视网(CBS)采用的是全国选举报道团(多家美媒组成的联盟,为美国选举提供投票后的民意调查信息)的数据,而福克斯新闻使用的是美联社的数据。美联社此前刊文表示,为保证公布数据的准确性,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它启动了一个由来自50个州的4000多名地方特约记者组成的信息收集网,逐县收集数据。

各家媒体机构都表示是基于严谨的数据做出判断的。NBC新闻选举小组主任约翰·拉平斯基说,“NBC只有在至少99.5%确信的情况下,才会宣布某一候选人获胜,如果数据太过于接近,我们不会轻易下结论。”福克斯新闻则称,为了得到能够覆盖提前投票选民、选举日投票选民、邮寄选票选民的所有数据,他们在选举前几天在全国范围内进行了电话与网络投票。Politico表示,只有美联社或三大电视台(ABC、CBS、NBC)都宣布了获胜者,它才会宣布胜者。

在众多媒体机构中,美联社的统计结果被认为更加权威、可信。美联社已有170余年的计票历史。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美联社对所有竞选结果发布的准确率为99.8%,对总统和国会的竞选结果发布准确率为100%。当年也是美联社第一个宣布,特朗普当选第45任美国总统。

━━━━━

媒体是否有过错判的案例?

大多数媒体机构为了占得先机,都会在全部计票结果统计出来之前,提前判定结果。即便各家媒体都强调,他们在判定时慎之又慎,但还是无法避免“错判”的情形出现。

据美国犹他州《德律撒新闻报》报道,1948年总统大选时,由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托马斯·杜威对阵时任美国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杜鲁门。当时由于印刷工人罢工,报纸印刷的截止日期不得不提前,《芝加哥论坛报》主编马洛尼根据民意调查数据,在报纸上宣布了杜威获胜。结果杜鲁门在最后以不到1%的差距,在加利福尼亚州与伊利诺伊州成功“翻盘”,实现连任。

▲1948年杜鲁门拿着《芝加哥论坛报》错判杜威获胜的报纸。图片来自美联社

1960年大选时也是如此,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翰·F·肯尼迪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理查德·尼克松展开角逐。大选日当晚,CBS、ABC分别宣布尼克松获胜。可最后,肯尼迪以303张选举人票战胜获得219张选举人票的尼克松,当选总统。

2000年总统大选更是曲折不已。大选日当晚,NBC、CBS、ABC和CNN都预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阿尔·戈尔将赢得佛罗里达州。戈尔甚至致电共和党候选人乔治·W·布什,要求其承认败选。不过在电视台做出预判后不久,由于选票差距太过接近,电视台又纷纷撤回了预测结果,并在第二天凌晨,将佛州判给小布什。随之而来的是一场围绕佛州计票的旷日持久的法律大战,最后经由最高法院判决,小布什当选总统。

━━━━━

媒体宣告算是“官宣”吗?

媒体机构宣布的结果是基于各州数据分析得出的,虽然从历史数据来看,美国媒体判定的结果基本上和最终结果相符,但与真正的“官宣”还有一定区别。

据《纽约时报》报道,每次的总统大选都包括两个阶段:第一个是各州计票阶段,第二个是次年1月份国会进行的选举人团票计票阶段。最终官方的大选结果则需要等到各州确定本州计票结果,之后再统计选举人团票,才能得出。

据路透社报道,根据联邦法律,各州必须在12月8日之前解决选票争议并确认各州胜者。根据选举人团票制度,若超出该日期,国会则不再接受该州的投票结果。

随后选举人团成员会在12月第二个星期三之后的第一个星期一举行集会,今年则是在12月14日。选举人团成员一票投给总统候选人,一票投给副总统候选人,赢得538张选举人票中的多数,即270张及以上的总统候选人当选总统。各州通常都会要求选举人宣誓保证将票投给他所属党派推出的候选人。

2021年1月6日,国会将在当地时间下午1点开会,正式统计选举人团票并宣布胜者。如果某个州的选举人团票存在争议,则需要由议员书面提出,众议院和参议院将分别对争议做出裁决。最后,副总统会在众议院议长的陪同下正式宣布由谁出任下一任总统。如果没有候选人获得超过270张选举人票,则交由众议院来裁决。

也就是说,在媒体宣布结果之后,各州选票还有可能存在一定争议。真正的“官宣”结果还得等到明年1月6日,由国会正式宣布。1月20日,获胜的总统候选人与他的竞选搭档将在美国国会大厦宣誓就任总统与副总统。

━━━━━

评论:

拜登宣布胜选后

面临的最大难题是让特朗普心甘情愿离开白宫

美国大选的计票尚未结束,但大选的结果已经明朗。在拜登宣布胜选的同时,特朗普拒绝宣布失败,也没有祝贺拜登当选。

需要看到的是,拜登获胜的背后是急剧变化的美国民情,甚至说是不断撕裂的美国。从拜登宣布胜选到最后选举人团投票、特朗普宣布败选直至离开白宫,美国进入了非常敏感的权力过渡阶段。

在理论上现在还存在两个总统,一个当选总统,还有一个在任且不承认败选的总统。拜登誓言要当全体美国人的总统,但是这场大选就像对美国民情的一次X光检测。我们能够看到非常明确的红蓝对立以及选举地理空间的固化和漂移。

拜登胜选历程艰难且漫长

拜登的胜利来得并不容易,这是民主党以及美国主流民调机构和媒体所没有想到的。

在大选之前的民调显示拜登全面领先,也有人期待大选之后的选举夜就能看到“蓝色狂潮”,但这实际上并没有发生。红蓝两个阵营呈现出非常明确的对立,民主党在东西海岸的蓝色阵地与中部红州之间出现楚河汉界一般的对垒势态。

最终决定拜登能否当选的是湖区的战场州,比如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此前特朗普不但拿下了俄亥俄州、艾奥瓦州和佛罗里达州,而且在亚利桑那州与拜登的差距不断缩小,中部美国已成为共和党基本盘。

拜登一路小跑上演讲台:人民给了我一个令人信服的胜利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铁杆的民主党人也会怀疑民主党是否了解美国的选情或民情。选举地理格局复杂多变,拜登要成为全美国人的总统谈何容易?

由于选票差距低于一个百分点,特朗普的律师团队已经在多个州提出重新计票的要求,换句话说,美国大选不仅难以测量了,而且要多次测量。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特朗普是美国选举政治中的异数。有民调专家说,关于特朗普的数据还不够多,所以大选的结果很难准确预测。

选民情绪深刻影响了这次美国大选

在这场大选中,我们看到美国选举制度存在的理论上的漏洞变成了现实的考验。美国并不是直选总统,而是选举人制度。从投票之前,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选战就已经开始,双方在投票规则,尤其是邮寄投票的合法性、选后计票规则等方面都有争议。

大规模的投票,尤其是邮寄选票,对美国的选举机器也是极大的压力。在这背后并不是美国政治的成熟,相反,是选民的情绪使投票率创历史新高。

在这场大选中,双方都利用情绪为自己争取更多的选票,特朗普是情绪操控的高手,调动了美国人的恐惧感,而拜登团队利用了中产阶层及以上社会阶层的焦虑感。

在计票过程中,双方的竞争也没有停止。特朗普竞选团队要求在选举夜之后就停止计票,而拜登发起了“每票都算”的运动。

所以这次大选的焦点就集中在选民票上,尤其是摇摆州的选民票。但这其实与美国的选举制度有所出入。

美国的立宪者之所以设计选举人制度,就是为了防止多数人暴政或者激情政治,但是这次我们看到激情对于美国政治的影响,甚至基于情绪而形成了截然对立的两个“政治世界”。

拜登发表了胜选演讲,自己的推特认证也改名为“当选总统”,但是选举还没有结束。现在只是各个州的计票已经进入收尾阶段,下一步是选举人团的投票。

拜登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在于,特朗普还没有宣布败选,大选之后的博弈和竞争还在持续。在常态选举条件下,各个州计票结束之后,大选也就结束了,剩下的环节基本上是程序性和仪式性的。

但今年的大选格外不同,无论是程序还是仪式,都成为激烈博弈的焦点,如何实现权力的顺利交接,让特朗普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也能够和平离开白宫,是拜登选后第一大挑战。

拜登有拨乱反正并将美国政治带回正轨的愿望,但是他面对的美国,已经与他熟悉和期待的美国大不相同了。特朗普2016年当选以及这次拜登艰难胜选都表明美国民情已然大变,拜登亟需要做的是休养生息,弥合民情的分裂。

文/孙兴杰 (吉林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副所长)编辑:王言虎 实习生:张晓雨 校对:赵琳

值班编辑 吾彦祖 花木南


最新文章

更多>>